2010年12月21日星期二

出席国大党“屠妖节与民共庆”活动





国大党丹绒比艾区会星期日下午,在北干那那综合礼堂举行“屠妖节与民共庆”活动,我和北干那那区州议员宋乃顺、龟咯区州议员拿督奥斯曼都出席了活动。

我在会上致词时,呼吁选民支持国阵政府,响应首相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我也在会上颁发礼包给北干那那及龟咯区的50户清寒印裔家庭,同时也发奖励金给3名笨珍淡米尔小学生,他们在UPSR考获全科A佳绩。

当地的国大党向来关注区内印裔社群的需求,常为此与人民代议士见面,要求协助解决各种问题,虽然笨珍县仅有一间淡米尔小学,但丹绒比艾有望获得特别拨款,以增建1所新的淡米尔小学,以提升印裔族群的教育素质。

2010年12月20日星期一

华社应关注华裔生辍学问题

我向来非常关注青少年辍学问题,全国中学生的辍学率约达25%,辍学因素包括学生面对家庭、生活环境及语文适应能力等问题。

我认为,华社应关注华裔生的辍学问题,以避免日后在各方面发展吃亏。

这些华裔辍学生的生活方向一旦没有获得适当引导,很可能导致他们在未来社会,在竞争上吃亏或遇到阻碍。

我昨天早上到巴株巴辖为青团运中江支会举办“萤旭九”生活营主持闭幕,在会上这么对参加的营员这么说。

我也认为,青年团体及组织在积极举办各项活动之际,应注重活动内容的全面性,并且符合现代及未来青年将面对挑战的需求,如此一来才能让青年真正受惠,达致预期的目标。

水沟阻塞问题解决




我在上个星期到北干那那,巡视居民投诉水沟问题,由于水沟阻塞,给当地居民造成不便。

我在巡视后指示县议员陈勇鸣跟进上述问题,他积极联络有关当局处理后,已在短时间内解决了水沟阻塞的问题,如今该水沟已经疏通。

赴选区拜访交流






上个星期天对我来说,是非常忙碌的一天,从早上开始走访选区,由笨珍开始走到北干那那,一共“走”了10多个地方。

我倒笨珍梨山堂出席慈善宴会,和该堂的理事交流。然后,巡视选区大柴路 Lorong Sepakat,拜访那里的商家。再到附近拜访一户贫困家庭,并给与500令吉体恤金。

我也在笨珍金都花园的服务中心,在数位县议员的陪同下,与笨珍巴刹理事会主席及理事交流,了解巴刹的设施等问题。

我也在选区县议员的陪同下,到笨珍北灵宫进行一场居民交流会,探讨并解决各民生问题。

我也到一位需要帮助的选民家里拜访,并给他体恤金300令吉。

2010年12月16日星期四

协助患心脏有孔小男孩



在我的选区有一名患上心脏有孔的小男生,需要动手术,但庞大的医药费却不是父母所能负担。

我知道情况后,通过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协助让小男生能尽早获得手术治疗,同时,也帮他争取到能够负担的医药费。

如今这名小男生已动手术,在家休养,我之前在县议员黄可伦及区会领袖下,到他笨珍珍珠苑的住家探望他。

这名小男生是陈祥钦夫妇的儿子,祝福活泼精灵的他早日康复、快高长大。

新建或搬迁半津学校须自寻校地建校

针对日前我在国会下议院2011财政预算案各阶段辩论环节,要求教育部正视6所新华小因“没有校地”至今还未动工课题,教育部在发给我的书面答复中强调,这些华小必须自行解决校地问题。

教育部表示,新建或搬迁的半津贴小学必须自行寻找校地,并承担建校及迁校的费用,这个大原则并没改变。

政府在2008年全国大选期间,宣布允诺在华裔人口密集区兴建6所华小,即新山金海湾(培华小学)、雪兰莪州双溪龙、加影、沙登岭、万挠及吉隆坡旺沙马朱,但至今还未动工,据知原因是这6个地区的小学保留地不能作为建设华小用途。

教育部也在答复中重申,无论如何,政府已允诺将协助上述6间华小建校,一旦校地问题解决后,政府将会拨款给各校董事部,作为兴建校舍的经费。

答复中也透露,上述6间新建华小中,仅有万挠翡翠岭的校地在获得发展商献地后,校地问题已圆满解决。

至于其它5间华小所申请的校地属于学校保留地,原则上建在保留地的学校属政府全津学校,资产拥有权属于政府,而该5间申请保留地的都是半津贴学校,并非政府学校(SK),因此这5间华小必须自行寻找校地。

另外,教育部也说,上述5间华小所申请的保留地,已被政府保留作为国民学校用途,以贴切反映“一个大马”的口号。

关于华小及淡小桌椅损坏问题,教育部表示,政府并没有特别供作添购桌椅的基金或拨款,但政府会拨款给半津贴学校,让学校作为维修校舍、更换桌椅等用途。

无论如何,在经济振兴配套(PRE 1)下,华小、淡小及宗教学校获得总数500万令吉拨款,充作购置桌椅用途,其中华小获得240万令吉。

针对师训学院华文组及淡文组的讲师不足问题,教育部透露,为解决这两个组的讲师不足问题,该部已聘请具丰富经验及符合资格的学校老师当兼职讲师。

虽然教育部接获不少人士申请当讲师,但大多数申请者并不符合资格或条件,而未能录用。

询及非土著大学预科班人数,教育部表示,每年申请大学预科班的学生中,约19至20%为非土著,而录取非土著的固打则是10%,这个比重是2003年内阁会议订下的固打。

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

北干篮运恢复兴盛




北干那那社区的篮球运动,已经恢复以往的兴盛风气,这应归功予村内完善的篮球场设施,以及北干那那篮球协会及其他组织的推动。

完善的篮球场设施能让村内的年轻人进行体育运动,强身健体,锻炼体魄,身心都能康健。

这样的健康活动应该加以推广,以鼓励年轻人参与健康的活动,拥有健康的生活方式。

北干那那篮球协会星期日傍晚在公园篮球场举行迷你篮球男女锦标赛,比赛获得者6支部队伍参加,我在会上宣布拨款项千令吉,作为比赛的经费。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谢港出游活动具特色






北干那那众神庙谢港圣驾出游活动到了尾声,以平安宴作为圆满的句点,希望来年办得更为出色。

众神庙谢港圣驾出游活动,是北干那那新村的“大日子”,我认为,这样的民俗活动能一直传承下去。

这个游神活动集合了北干那那多间神庙联合主办,大家不分彼此,展现了地方神庙组织的团结,也体现了地方人情的凝聚力。

如果加以丰富节目的元素,可以让它成为北干那那的一个旅游卖点、一个具特色的节目,吸引外地人前来参与,就像新山的古庙游神活动一样。

我也在会上提到本地人涌至邻国赌场的课题,我希望人们能够自制,不要沉迷赌博,在国家转型之际,应把精力和精神放在自我充实与增值,把家庭照顾好,好好的栽培孩子成材,让他们赶得上转型的列车。

我也在会上宣布拨出1万令吉作为这次游神的活动经费,另外,北干那那区州议员宋乃顺也拨款5千令吉。

2010年12月12日星期日

颁发部长夫人协会助学金予6优异生





我今天在笨珍金都花园的丹绒比艾区国州议员服务中心,颁发部长夫人协会助学金,给选区内的6名优秀中学生。

我鼓励这些获得助学金的中学生,必须要加倍的用功读书,以便能在政府考试中考获卓越的成绩,将来才能顺利升入大学深造。

部长夫人协会每年都会拨出款项,给予那些成绩优秀的学生作为助学金,获得助学金的学生都是品学兼优,每人半年发给600令吉为期连续2年。

今天到笨珍金都花园的服务中心领取助学金的学生有4人,她们是:刘宜芳(笨珍拿督阿里哈芝亚末国中)、陈嘉萍(斯里龟咯国中)、碧雅拉希妮(笨珍拿督彭加哇峇叻国中)、蒂娃德薇(笨珍拿督彭加哇峇叻国中)。

另外有2人为北干那那尤诺士苏莱曼国中的学生陈慧敏(译音)、陈欣颖(译音),她们将在北干那那领取助学金。

北干那那众神庙谢港圣驾出游




我在上周三傍晚赶回选区,参与北干那那众神庙谢港圣驾出游活动。

我已两年因公务未克参与,这次又恰逢国会开会期,但筹委会的盛情难却,于是决定赶回来赴这个游神盛会。

我和多位县议员及村长先到巴刹广场主持移交会旗仪式和击鼓、鸣锣与剪彩仪式,然后跟着大队从北干那那巴刹广场出发,经过而南伯公庙、圣德庙、西阳伯公庙、吴爷公庙、天后宫及大伯公庙,再回到原点。

这是北干那那的盛会,许多居民在大门前设案膜拜,更有数以千计的村民驻街观看;游神活动的参与队伍也比往年多,活动场面非常热闹。

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小学保留地不能建华淡小?


我上周在国会参与2011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部门辩论时,提及华小的校地及桌椅不足问题。原先是打算等教育部的答复后,才贴上博文,惟至今仍未收到有关部门的书面答复。

政府在2008年宣布在华裔人口密集区兴建6所华小,但至今还未动工,据我所知,原因是这6个地区的小学保留地不能作为建设华小用途。

因此,我想知道在1996年教育法令及国家土地法令下,是否阐明小学保留地不准作为兴建淡小和华小用途?我吁请政府即刻采取行动,解决上述 6间华小的校地问题,不要再以“没有校地”作为推搪的理由。

上述6间华小坐落在新山金海湾(培华小学)、雪兰莪州双溪龙、加影、沙登岭、万挠及吉隆坡旺沙马朱。

另外,许多小学经常面对桌椅不足问题,或被迫继续使用破损的桌椅,尤其是半津贴学校的情况更为严重。有些半津贴学校甚至必须拿政府小学用过的二手桌椅,以解决校内桌椅不足的窘境。

我吁请政府改善小学桌椅不足的问题,以取信于民。我也建议政府设立一个特别拨款,作为购置学校桌椅的用途,让不分源流的学校,不论是半津贴学校或是政府小学都能从中受惠,给学子更好的求学环境。

淡小及华小师资不足问题存在已久,据数据显示,2010年的师资需求是37973人,但现有的受训教师仅32474人,这缺少的3千名师资由临教填补。

尽管各造努力克服师资问题,但师资短缺的问题却始终无法解决。其中一个因素是师训学院华文及淡语课程讲师不足,无法应付需求。

我希望政府能增加录取师训学院华文及淡语课程讲师,让师训学员的华文组及淡文组能增加收生,短期内解决师资问题。